當前位置:首頁 - 水健康知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飲用水新國標不能也不該再推遲三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3-01-29  來源:遼寧嶺秀山礦泉水飲品有限公司  瀏覽量:1034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  核心提示:說到各級政府對飲水安全的不重視,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占生有些激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到各級政府對飲水安全的不重視,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占生有些激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是GDP上不去,會認真去抓,但是涉及到水質安全的問題,如飲用水檢測能力不具備、水質不達標,為什么不去研究呢?你想,中國GDP已經全球老二了,為什么在自來水檢測能力上投入依然不足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29日,衛生部部長陳竺公布了各地落實飲用水新國標106項指標的時間表。根據該時間表,國家只強制要求到2015年各?。▍^、市)和省會城市106項指標要實行全覆蓋。這意味著原定于今年7月1日全面實施的新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2006,以下簡稱新標準),在經過五年的過渡期之后,再次推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認為,新標準不能也不該再推遲三年,“如果現在一放松,推遲實施,再放松三年或者五年,地方容易松氣,可能還是達不到?!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飲用水安全的核心問題在于政府的投入不足,“在2009年的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中,為什么不投一分給每一個百姓都關心的城市供水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,中國土木工程學會給水排水分會給水委員會副主任、 給水深度處理研究會理事長,衛生部健康相關產品審評專家顧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飲用水國標應五年修訂一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1世紀》:你怎么看待新國標再度推遲實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:當初新標準是衛生部牽頭起草,發改委、環保部、住建部、水利部等部委參與,最后由衛生部和國家標準委員會聯合發布的。因此,即便某個官員說,到2015年,省級和省會城市要具備106項指標的檢測能力,這也不能算數。嚴格來說,標準是具有法律效力的,如果新標準真要推遲實施,那就需要參與制定的部委之間相互協商,而且要政府正式發文告知公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認為新標準應該在7月1日之后實施,某些地方達不到,地方要去想辦法解決,而不能有畏難情緒。如果現在一放松,推遲實施,那么肯定會適得其反。再放松三年或者五年,地方容易松氣,可能還是達不到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1世紀》:在2006年新國標制定之后,國家已經給了新標準實施5年過渡期??墒?,為什么5年過去了,不少地方還是不具備實施新標準的能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:在我看來,主要是因為沒有人去抓,無論是衛生部、住建部還是國家標準委,都沒有充分重視這件事。根本原因在于地方政府不重視飲用水,如果是GDP上不去,會認真去抓,但是涉及到水質安全的問題,如飲用水檢測能力不具備、水質不達標,為什么你不去研究呢?你想,國家GDP已經全球老二了,為什么在自來水檢測能力上投入依然不足?因此,從中央到地方,沒人重視新標準,新標準就會形同虛設。這也說明我國的法治觀念很薄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1世紀》:就新標準而言,已經制定五年了,是不是也要及時地修訂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:在新標準制定的最后一次會議上,我曾經提出新標準應及時修訂,國家標準委員會應該提供專門的費用,找專門的制定人員(如衛生部的疾控中心的研究員),研究標準的修訂和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常,每五年左右修訂一次比較合適,但是我們不但沒有修訂,反而還要推遲實施五年之前制定的新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來水達標能否直飲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1世紀》:包括北京在內的不少地方自來水公司表示,其自來水水質達到了新標準,但是當地居民卻普遍表示,自來水無法直飲。那么,這是不是對自來水公司的一種間接否定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:不能簡單地這么說,其中的原因比較復雜。首先,末梢水與龍頭水不是完全對應的概念。我們說的達標通常是說末梢水的水質達標,而不完全是龍頭水。在高層建筑,6層以下的自來水,其末梢水就是龍頭水,但是在6層以上因為要通過加壓進行二次供水,末梢水只是管網末梢的水,而不是龍頭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在二次供水存在的情況下,即便末梢水達標,但是由于二次供水管理不到位,仍會產生新的污染,可能導致龍頭水并不達標,確實存在即便自來水廠說水質達標了,但是仍然不能直飲的情況。我建議,在二次供水的問題上,自來水廠應該一管到底,國家應該做出這樣的要求,并配置相應的軟硬件條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有些百姓對自來水的水質狀況不大了解。比如說北京某些地區的自來水硬度高,主要是由于密云水庫的水中摻入了部分硬度較高的地下水。即便是硬度高,但只要在標準之內,也不可怕,也是可以喝的,只是飲用起來稍微有些麻煩。比如說水壺要結垢,清洗掉即可;或者水的表面上看上去有一層粉狀的東西,倒掉即可。我就是這樣處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者,現在有些老百姓有錢了,對水的品質要求高了,即便自來水達到了新國標他也不愿意喝,愿意再用凈水器處理一下,喝更高品質的水,這無可厚非。但是不能因為凈水器的使用很多,而說自來水不能直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1世紀》:有些百姓對自來水的水質不大了解,這就涉及到我國目前的自來水水質檢測信息發布制度。那么,你認為飲用水水質的信息發布存在哪些問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:首先,我認為國家應制訂明確的飲用水水質檢測制度,明確環保部門、住建部門、自來水水廠和衛生部門的各自職責,細化水源水、出廠水、末梢水的水質監測制度(包括檢測周期、檢測時間等),強化衛生部門的第三方監督檢測職能,并及時地通報給社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方面,我們與國外的差距很大。在悉尼奧運會之前,悉尼的自來水廠發現了“兩蟲”,自來水廠就發布公報,告知百姓自來水要燒開了再喝,中小學生要喝水就喝瓶裝水,這部分錢水廠出。找到污染源之后,水廠再通報社會,說水可以直接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我們的水廠通常不敢公布水質狀況,怕老百姓有意見,但是水質不達標可能是水源的問題,而不是自來水廠的問題。而水源的問題也不能公布,因為不少地方要評衛生城市。這涉及到一系列的體制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,水廠的檢測屬于企業產品的質量控制,是自我檢測,更重要的是第三方檢測機構的監督檢測,比如衛生系統的疾病控制中心。衛生部也通過衛生統計年鑒對水質狀況進行了公布,盡管還存在很多問題,但這依然值得肯定?,F在的問題是,衛生部的意愿很強,但能力不足,人員和設備都不足,國家應當加大投入,提高他們的檢測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衛生部去年年底發布的《全國城市飲用水衛生安全保障規劃(2012-2020)》,包括水質檢驗十倍投資、水性疾病監測投資、信息管理系統建設投資和水質在線監測建設投資的估算為82.186億。我認為,國家應該出這筆錢,因為飲用水關系到每一個人的健康問題,否則衛生部的監督檢測職能無法履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府應履行對水廠的投資責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1世紀》:飲用水達到新國標,是一個系統工程,涉及到水源地保護、自來水廠處理工藝的的升級、管網的改造以及二次供水的管理等措施,需要大筆的資金。那么這些錢從哪里來?政府和自來水廠各自承擔什么責任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:今年5月出臺的《全國城鎮供水設施改造與建設“十二五”規劃及2020年遠景目標》(以下簡稱《規劃》)顯示,中國城鎮供水領域的投資需求大約為4100億,其中包括水廠改造投資465億元;管網改造投資835億元;新建水廠投資940億元;新建管網投資1843億元;水質檢測監管能力建設投資15億元;供水應急能力建設投資2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這只是規劃的投資需求,而不是實際投入,資金投入的來源也不明確?!兑巹潯芳任疵鞔_中央政府的投入金額,也未明確規定地政府的投入金額。只是籠統地說,將繼續安排中央補助投資,重點向中西部及財政困難地區傾斜,而其余部門幾乎全部交給了地方政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認為,中央政府寄希望于地方政府出錢,這種轉移責任的方式問題很大,因為從上世紀90年代以后,地方政府對自來水廠的投入已經很少了。地方政府不管有錢還是沒錢,投資動力都不足。其根本原因在于,投水廠利潤空間有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2004年修訂的《城市供水價格管理辦法》,供水企業合理盈利的平均水平是8%-10%,其中,主要依靠政府投資,企業凈資產利潤率不得高于6%。在政府投入不足的情況下,水廠則希望通過漲水價來增加投入,而現在水價由政府管制,難以漲價。因此,4100億元的投資如何落實,讓人擔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一般原則來看,政府和水廠的投資責任分擔比較明確,大的水源保護工程、大的調水工程、管網改造以及檢測能力建設應由政府承擔,其余交由企業來承擔。原則是很清楚,可是現在不執行。比如說,為了改善水質,廣州自來水公司花了90億實施西江引水工程,這筆錢是自來水公司向銀行貸款籌到的,現在漲的水價只能夠還利息,那本金就應由政府來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既然教育投入國家可以規定要達到GDP的一定比例,飲用水為什么不可以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1世紀》:有人認為,新國標推遲實施的言外之意,就是為漲水價做鋪墊。對此,你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占生:首先,我認為應當落實政府和水廠的投資分配責任,尤其是政府該投的投了,那么水廠的資金壓力就會減少,這樣也能間接降低水廠漲價的沖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是不是要漲水價,也與地方政府的財政能力有關。有的地方財力充沛,那么可以多投入一些;有的地方財力不足,水廠只能通過調價來緩解。對水價上漲,百姓也應當體諒水廠的苦衷。你想,百姓的工資在漲,水價漲一點也是正常的。大家應該慢慢接受“優水高價”的概念。我計算過了,一噸水漲3毛錢,水質就可以達標,這個漲價幅度是不是比較大呢?這和瓶裝水與桶裝水的價格相比還是很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不少人不支持漲水價,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是水價不透明。我建議水廠在漲價時可以向社會公布其財務支出和水價的構成,提高透明度爭取公眾的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自新元古界6億年,穿透細胞帶來遠古的純凈...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遼寧嶺秀山礦泉水飲品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遼寧嶺秀山礦泉水飲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遼寧嶺秀山礦泉飲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隱私權 | 湯泉谷隱私權 | 網站建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星廣傳媒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捕鱼注册送金币